打印

创作谈《写作是一辈子的事》

创作谈《写作是一辈子的事》

《写作是一辈子的事》


    写作十八年来,我涉及的体裁有诗歌,散文及散文诗,以诗歌较为擅长与专注。以前一直认为写作是自己个人的事,只是一种抒发与宣泄内心情感出口的一种方式与载体,时至近年,写的更加深入了,却越发觉得自己还没有找到诗歌之门,对文字更为诚惶诚恐与敬畏了,再也不绝对这般认知了。

如今我时常的警醒自己,不要沉沦陷入说教的窠臼,更不要麻木的无关痛痒及抒情,强迫自己在表达与呈现的博弈中,一边克服情绪满溢的心跳干扰,一边去养成掂量词语轻重的习惯。是的,情绪化写作仅凭勇气和蛮力就能够做到,而文化经验的写作更依赖于对自我的认知,对现实的接受度,需要耐心和长久以来积累的生活经验和文学经验。

现在,更多的时候,我更倾向于不断拓展人性的纵深地带,将自己漂泊的困苦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对理想信仰的寄托,有意识的去结合起来。

诗歌写作对我的生活也有解毒的作用,当今生活很热闹,作为一个诗歌写作者,如何确保自己依然拥有正常的判断力、感制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时代越喧嚣,诗人越是应该轻言细语,越是应该静若处子,保证自己不动声色地去洞见与呈现人世的真相,警醒自己保持长久的好奇心,谦卑之心。是的,如果没有强大的灵魂和丰富的内心,怎能写得出感动别人,又能让自己痛彻心扉之作呢?

写诗,是孤独人生中最孤寂的事业,真正的诗歌与浮躁无关,与喧嚣无缘,她在夜的最深处与那些个对世界充满着善意关照与冷静思考的灵魂幽会并合而为一。  

  是诗歌让我渐渐慢下来,并给予我安静与平和;我也渐渐学会了在污浊中发现美,在喧嚣里分辨寂静。  

一个诗人只有真正孤独起来,才可能自我诊脉,分辨出世界的丰富性与驳杂性,掘弃驾轻就熟的诗路子,坚守自己的在场性。只有不断的去寻找陌生的自己,把那些隐喻还原到具体的人和事,从而才能提炼出高于生活的感悟。

  这些年,我也一直在诗歌中寻找一种朴素的表达方式,来抒写我最真实的疼痛或者感动,有时她们可以“小”到极致,但其内心的核能又一定是巨大的,不可估量的。这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我给她命名叫“柔软”。   

  人生短短数十年,我还能有多少时间去经历,去思考,去书写?夜半梦回,我常常惊出一身冷汗。还好,我还活着,我还能写。是的,对我来说,活着,写着,就是幸福。  

是的,感恩上天无意中赐予了我这门古老而美好的手艺,让我在匍行在惊险而陡峭的文字里,与有经验的人共享一种默契和愉悦,书写着自然之魂,引领我抵达生命和灵魂的原乡,回到人性的天性和纯真,回到大善和至美中来,内心满满的。让我彷徨时相信前路,相信那些秘密的事物的存在、呈现和回归,赐予我心灵的寄慰和力量。

  剩下的时光,我要把诗歌当作镜,把人生当作梦,把最后的一点荣光,写进诗里,将最后所有的耻辱也写进诗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