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运粮湖》

《运粮湖》

《运粮湖》

都叫你运粮湖
我至今未见过想象中的大江大湖
由湖泊蜕成河流的衍变,让我一直有着
对历史追溯与想象的冲动

这些年奔走他乡
你是我同床共枕的名字
笔尖下戳痛的名字
舌根上长出青苔的名字
像一枚锈黑的钉子,牢牢楔在心中
镇定我销魂的颤栗

从我现在生活的地方回去
几百公里的路程,我走了二十余年
一脸沧桑,至今仍在路上
故乡啊,我是一滴蓄在你眼窝好久的泪
有一天终会迎风逸出,只静静的
在等风来,等千古忧伤的针眼

TOP